须臾

岁月酿的酒。

竹筷子 瓷盘子
谈笑风生好汉子
除了绝望过一次
他看起来并没有什么不同
2017-04-22

不结冰的河流

我想去一个冬天会下雪的地方生活
想穿过亚欧大陆桥
去那个叫鹿特丹的港口
和你建一座彩色的小屋子

我想去一条可以滑冰的运河
去接近嬉闹与欢笑的记忆
海水温暖至此
近似于梦境
2017-04-21

雨水不住
所见者非我
即事可欣
已是婉转的深挚

2017-04-10
镜中没有疑问
世界如你所见
负尽春光不忍
爱你 就连爱你
也不容易
2017-04-08

拔剑茫然四顾

不知当恨何人

2017-01-10

记一次浇花事故


一切发生得太快
记忆无法连贯起因果
泥土湿润
空气惊慌四散
琴叶榕的根感到一丝痛楚
一座他人轻易可打碎的房子
如何就困住了一生

2016-12-18

奔跑的时候
我对世界了无牵挂
汗水流过身体
浇灌土地
所有的粮食都是我的
酿的每一滴酒
都斟给亲爱的人
长夜如昼
盛夏被遗忘的梦境里
所有的痛楚都只是我的
人声鼎沸处
歌舞升平

2016-08-01

她的目光灼热

如同反射一万个太阳

河流也不堪重负

跌落在枕上

2016-07-10

水底的一座城
高处不可去
深处不愿去
浮浮沉沉
一步一空

2016-07-02
想想彼时我们还很天真
相信纯粹的理念与道德
相信热望与美梦
然而生活还没有真正到来
我已溃不成军
你仍吹着号角
2016-04-04

若是雨水不再来呢

太阳不再升起

书纸模糊一片

还有什么

是你想要握住的呢

2016-03-17
你还不懂我思念你时
所用的语言
而雨啊雨
晕湿了新年的第一次满月
2016-02-21

曾有一年没有看到梅花

没有桂子

亦没有莲

三月又三月

都是春景

蝴蝶兰是浓郁的熟稔

而杜鹃充满了异国风情

还是问候你一声吧

虽然礼节早已陌生

我也已非故人

2015-12-13
流光缀日冷
月隐秋水湄
良夜微醺梦
摘星赋予谁
2015-10-02

那列火车从布鲁塞尔开往阿姆斯特丹

在我心里它是一条特别的路线

其实也不过是因为某个人漫不经心地念过那句        

“我怀疑我哋人生里面唯一可以相遇嘅机会

已经错过咗”

而我同样奔波在这几千里路上

经过几千个村庄

几千万人

只是因为感激这场没有错过的相遇

只是为了再听一听

你的声音


2015-07-11

夕阳西下

安卧林间

做一场无需担负任何责任的梦

兴衰荣辱无妨

恐怖刺激无惧

看到一些没有逻辑的故事

告诉我什么最打动你心

2015-05-25

总有些瞬间

会怀疑所有花朵的意义

以及空谷是不是最佳归宿

一份旬日后就要被遗弃的礼物

过滤钻进小窗的空气

鲜活干燥的指甲

用一张安安静静的相片

刻出深埋入骨的欲望

所有的绚丽明艳加起来

也是抵不过黑色的

谁会去打翻那墨水瓶呢

2015-05-18

当你决定退去

留下些金色的贝壳罢

当你回来时

小心些啊

温柔些吧

别伤到沙滩上拾贝的孩子

别吞噬冲浪的年轻人

也请眷顾下出海船只上百无聊赖的水手

他们早已不能徒手与你搏击

2015-03-07
在一出无聊的闹剧里
听到温柔又快活的歌声
忘了追问那些被认为意义重大的事
我明明是个观众
会抱怨幕间休息的时间
太长
2015-01-20
我有一些年轻的愿望
比如打开窗便可以看到树林
又比如睁开眼便可以看到你
我也有一些老去的愿望
再也不能提起
2015-01-19
珠链在颈边断裂
你噙住的那一颗与另一个世界相连
有着与沙砾摩擦的钝痛
和模糊而遥远的甜蜜
并非需要盐
才尝得到的此味
2015-01-05

赤足踏入蓝绿色的湖水里

浸入 进入 你禁入之地

生怕惊扰的是

我沉睡的灵魂

你舞步自如

但水藻已缠上我的脚踝

在离你最近的时候我都觉得远

2014-12-29

我已漫游多年

在此雪深处

在彼云端

为什么我没有什么可以掩藏

也没有什么可以书写

为什么我会叹息

同时微笑

在每一次遇见你的时候

2014-12-04

“我的伞下总有你的位置”


但你含笑拒绝了我的探寻

2014-11-25
冬天马上就要来了
森林在眼中生长
鹿的皮肤被泉水烫伤
心田已收割殆尽
多年前种下的桃花
已是可伏之案
可眠之榻
2014-11-23

若可期

天际水墨氤氲

镜中星光雀跃

不在树梢

不在湖岸

所有隐秘的愿望浮现

你重新开始写诗


2014-11-13

你不会知道

琴弓绊住帷幕时

千万种声音

已静默地经过

2014-11-09

在遇到你之前

从不知孤独的滋味

2014-10-18

从未有奋不顾身的投入

以至于回答不了关于“最”的问题

2014-10-09

一份使用说明

摧毀能夠摧毀的一切

然後为记忆点上胭脂水粉

捂热它

至足够温暖对未来心不在焉的憧憬

即可重建

2014-08-13
1 / 3

© 须臾 | Powered by LOFTER